这个九月我们成了“淘宝直播”的叛徒

发布日期:2019-10-03 19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个9月开始,我主张停掉了我们播了两年的淘宝直播。这是一个比较艰难的决定。我个人觉得淘宝直播给素人的机会已经没有了。而短视频再不做,就深圳的创业成本来讲,可能我们就没有转型的机会了。从淘宝直播到短视频制作,看起来其实挺顺,其实内中逻辑和操作方法,都不一样,专门做短视频之后,我憋了好久,想好好分享一些我的见识和思考,另一方面虽然目前还不缺钱,但我渴望有不低于三百万的融资进来让我大干一场。某些有路子的朋友,可以把我这篇发给有可能的投资人看一下。

  下面我基于我给何小姐所在的美妆赛道分享一些我的思考,这些思考基于我做了三年创业电视节目和两年的淘宝直播(电商直播)。

  我们2017年8月开始做直播,在现在活跃的主播里,我们大概算是第二批入淘的,签的是杭州的直播机构漫秀。机构那时候也没有太多经验,都是从零做起,但平台主播少,流量很好。基于何小姐的化妆师背景和从业经验,我给何小姐策划了很多强主题的内容,比如:新手化妆十大难点、赵丽颖眉形进化史、姚晨妆容变化史、杨幂各阶段妆容解析等如此选题内容,针对这些选题我准备了翔实的资料,何小姐也准备了扎实的内容。可以做到四个小时内容不重复。

  尝试一段时间之后,我们发现直播间人是不停进出的,停留时间不会过长,所以过长的主题是无法保证连续性的,我们开始把内容掰碎讲述,讲画眉毛的方法、修容的方法、打腮红的方法、粉底色号的选择等等,保证一个线分钟可以讲完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发现,无论何时,讲到画眉毛,在线人数都能翻倍,我赶紧让何小姐总结画眉方法,这就有了现在快手直播拿出来依然是爆款的:四步画眉法。何小姐手绘了下面这几张图作为道具。这几张图是我们的功臣,让我们迎来了我们第一个流量小高潮。日观看能有三万人左右。很可观。

  当时漫秀给我们鼓劲的目标是追上李佳琦,李佳琦当时的粉丝数大概是30多万。由此可见我们当时数据的向好。当时秒杀UNNY眉笔,一晚上能秒一两千支。

  在这个基础上,何小姐认为,既然大家爱看,那就应该讲得更好,让大家真正学会,所以必须引入真人模特演示,这也是他们在化妆学校常用的方法。我们请朋友来直播间做模特真人演示之后,在线立马又往上翻,因为每天请人不好请,所以何小姐请来了她化妆班的同学梦婷做助理,我们直播间迎来了第一任助理梦婷,也迎来了每晚有模特的美好日子。

  这个时候直播间的内容形成了:大主题先行,作为基本框架,但保证框架里有可以拆碎重点讲的内容,然后搭配“四步画眉法”这样的强势技能内容,理论加真人模特示范,效果很好,在线左右,我们也在这个时候迎来了日观看四小时的流量高峰:90000人。

  之后的日子,一边打磨内容,一边学习讲产品,2018年稳定在一个比较稳定的流量,15000左右。因为何小姐的风格比较朴实,处处为粉丝着想,我们放弃了很多合作,在拜访了皮肤科医生之后,甚至剔除了面膜这个在其他直播间大概占到30%收入的品类,但带来的结果是粉丝的成交和粘度都很高,很多粉丝在我们直播间修好了脸。

  2018-2019年春节,是最好的时间。收入也很可观。漫秀借给了我们一些钱(30万),朋友又借了一些,加上我们双十一分的钱,凑了首付120万,我们在比较偏远的深圳龙岗买了房,也算在深圳安了家。

  漫秀真的是个好机构,负责何小姐的运营佳倩也很棒,她已经从当初的小萌妹,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好运营。淘宝停播后,最舍不得的就是佳倩。佳倩也很消沉,给她打电话,她都很沮丧。她说对何小姐就像是一个爱人,两个人从零开始谈了两年恋爱,但现在恋人要有更高追求,但是自己给不了,很难受。我听了佳倩这么说,也很难受,她真是个好姑娘。

  春节过后,直播间流量开始变差了,成交自然递减。再加上贸易战的大背景,各个行业都人心惶惶草木皆兵,喊着今不如昔。因为我做了三四年财经节目,还保留着看创业新闻的习惯,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我就感觉资本寒冬又要来了。进入2019年,我们很紧张,大年三十和初一都没有停播,8点多年夜饭之后就来到直播间给粉丝拜年,发红包,两天发了将近两万块。

  开年之后就一直走下坡路,更致命的是,不管我们做什么,都无济于事。真的是拼命奔跑才能留在原地。我的内容此时已经完全失灵。

  我们奔跑在下坡路,拼命踩刹车却无济于事,我只能躺在车上,祈求这个坡长一点,长一点。看着何小姐在直播间苦力支撑勉励维持,我内心很焦急,也很内疚。

  真正让我开始思考主播和平台的关系是2019年618大促,往年的618大促虽出货和双11不能比,但也能做到二分之一差不多。今年完全不行,数据惨不忍睹,这时候淘宝的一些政策开始有变化,很多播品牌(靠淘宝直播作为主要出货渠道的品牌),给到的优惠券,无法在直播间直接弹出,不能发券严重影响了直播间成交,商家给出的理由是要保证大促低价,所以只能用暗券。但同时,一些品牌自己店铺的直播间却有着比达人直播间更低的价格。

  618之后,直播间的成交,每天只有一两百单,对投放的商家来说,很是抱歉,完美日记,花西子,稚优泉,谷雨,颐莲等品牌,都是很优秀的品牌,几乎和我们的直播是一起成长起来的,但我们的投入产出比已经很惭愧了,也难为他们还在继续支持。7月8月收入腰斩,重要的是,没有向好趋势。但同时我发现了另一个现象,让我严肃思考要不要播下去。

  淘宝直播每月26号,是主播排位赛,这时候各主播就各显神通,争取让名次更高以在榜单露出,刚开始我们也很认真,但后来我们的名次越来越低,排位高的那些人,我反复推算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上去的。更关键的是,这时候商家直播也参与排位赛了,而且很轻易的能冲到前面去。为什么呢,有的是实力,有的嘛,很难说。

  排位赛对我们这种老主播来说,真的是很鸡肋,在淘宝直播上,粉丝都已经是过分开发的状态了,粉丝在主播的花言巧语下,已经买了很多不需要的东西,排位赛一来,主播还要打鸡血让大家买更多,喂,粉丝是人啊,她们是来买东西的,但的 更是是来看看自己喜欢的主播的,你要塞多少垃圾给人家,人家没有脑子的吗?而且我不想让何小姐变成一个声嘶力竭的泼妇主播,也不想破坏我们直播间那种内容和商品的平衡(这种平衡在2019年已经岌岌可危摇摇欲坠)。粉丝是人啊,是一个个我们身边的宝妈,大姐,小妹妹,我们怎么忍心让她们乱花钱。

  整个七八月份我都心情不好,因为真的要离开,是要决心的,我们对淘宝直播很有感情,我在这两年里是一个坚定的阿里和淘宝的吹鼓手,很多投资圈的,内容圈的朋友,来我公司向我请教电商直播,我都和盘托出。更关键的是,在这里老何从一个小职员、辞职宝妈,变身一个美丽大方得体的主播,长处几乎全部被发掘,还有17万追随她的粉丝。而我也从一个失意编导,变成一个安心吃软饭的中年男人。

  晚上躺在床上,看着淘宝直播上的人妖主播跳着不着四六的舞,假范冰冰们争先恐后介绍整容经验,大主播们的晚会你方唱罢我登场,落魄明星和当红小生们此起彼伏的入淘,再看和我们同期入淘的主播们,拼尽全力仍然一步步临近深渊,我内心一点点变得冰冷。她们像是唐吉坷德,骑着西风瘦马,握着烂破标枪,维护着自己和团队最后的尊严。

  淘宝是个什么公司?看一个公司是什么公司,那要从它从什么业务赚钱多。淘宝最赚钱的业务就是把淘宝上的广告位卖给商家,所以严格意义上淘宝是个广告公司。而淘宝直播的负责人赵圆圆老师,是真真实实的广告出身。广告公司的最主要业务就是把自己的广告位卖给商家,但假如在淘宝的广告生意上,在淘宝和商家之间架起来一个“主播”,作为中转,主播要拿走商品销售额的30%甚至50%作为佣金,商家还要付一笔不菲的服务费,那么整个盘子就瞬间变小了,达人主播们瞬间从淘宝直播的先头开拓部队,成为了淘宝平台和商家身上的寄生虫,成了流量的二道贩子。更加恐怖的是,淘宝机构会拿走主播50%的佣金,这就更导致了主播无法投入钱财建设自己的内容团队,这是一个纯消耗淘宝流量的设置。以淘宝的狼性追求和高瞻远瞩,会容忍这种情况持续下去?

  这个广告模式里,最健康的方式,就是商家自己开直播,直接向平台采买流量。而达人主播,有几个大的,给淘宝直播擎着招牌就可以了。所以说,下一步淘宝直播的达人主播们,只有少数有钱赚,其他的都只能顾个生活,甚至不能。而商家直播会一步步得到扶持,以维持生态的平衡。

  想到这一层,我真真得脊背发冷,明白了自己盲人瞎马夜临深渊的处境,现在不是我们走不走的问题,是我们想不想死的问题。

  我曾和一位淘宝直播的机构掌舵者聊天,他说,你说的很精彩,但全是错的。我说,嗯,那就错着吧。他说,淘宝直播是现在阿里内部最重视的团队,明年要做多少多少亿,还有扶持多少多少个主播成为薇娅和李佳琦。

  我个人是做电视节目出身,对内容的定位有一定思考。对影视的节奏有很强的认知。而何小姐,是一个心灵手巧亲和大方的化妆师,所以我们的搭档是可以完成很好的内容输出的。短视频是很好的沉淀方式,但淘宝创作平台愚蠢的后台,基本可以让任何一个发内容的人抓狂,两年了也没有任何改观,毫无生态可言。期间出了爱逛街、哇哦视频等好几个频道,但内中的审核机制和内容遴选方式,脑残至极,我曾经因为数次投稿失败,六彩神龙六彩。而其中最让我不能接受的理由是:标题没有网红感。所以淘宝的创作平台只是一个主播累计分数的打卡平台,毫无价值可言。

  我是编导出身,做视频需要找一个后期搭档。在找后期搭档方面,我一直有苦难言,短视频要持续输出才有价值积累,一分钟的短视频很难积累有价值粉丝。我和何小姐都是务实的人,我们无法做出一分钟的爆款。正在纳闷之际,快手和抖音双双给了我助攻。

  6月18日,快手CEO宿华发布公开信,给快手定了3亿DAU的目标。这个公开信说了也就说了,但随后的8月,快手和抖音都双双给何小姐的号开了10分钟和15分钟的长视频权限。

  也就是说,快手和抖音从初期的短视频内容,吸引了大量的流量和个中行业高手,但一分钟的内容毕竟承载有限,只能算是大家来凑个热闹,平台要长足发展,就必须沉淀真正的内容。建立属于自己的内容壁垒。说实话,一分钟的段子,只是口水而已。我深切地感觉到,该我上场了。

  更值得开心的事来了,我在创业前服务的公司,招入公司的影视后期阿勇终于决定过来帮我了。我两年前开始创业就邀请阿勇一起,但他被一些七七八八的事绊住了。

  大概8月15号,我们在抖音上了我们第一条转型后的内容,我们邀请了老何的高中同学往往第二次作为模特,由老何完成一个妆容,阿勇全程录制,剪成一条6分钟的视频。当晚6点上传,我预测应该能有30万的观看,美妆垂直品类长视频,30万就是一个该给团队加鸡腿的数据了。但当晚观看一直在飙升,一下子到了300万。阿勇自己也截图留念,并发给自己的前老板。他其实一直有着很棒的节奏感,只是一直没有享受过真正的流量眷顾,之前没有导演用好过他。这个300万,对我们整个的鼓励都很大,我2018年中摸索抖音算法时,做的编导向短视频,最高观看是299万。

  睡觉前我们沉浸在兴奋中。第二天,老何被往往的微信叫醒,因为往往自己是不看抖音的,但她新加坡的朋友,给她发来视频截图,跟她说她火了。我蒙了,敢情这都火出国了?我打开一看,观看已经一千多万了。

  然后我们继续做美妆纪录片,又研发了更长的教程内容,并同时在快手投放,增长很喜人。快手和抖音现在都有20多万粉丝了。因为是长视频而吸引的粉丝,再加上我们几乎展现了全部的真诚,所以粉丝粘度和购买欲都很强。很欣慰。

  9月3号,我们在淘宝直播间和大家告别,老何最后一次给大家唱了陈慧娴的《千千阙歌》,很多粉丝都哭了。伴随着大家的眼泪和老何的红眼睛,淘宝主播“化妆师何小姐”,尘封历史,ID易名:绿毛怪怪何小姐,以供老粉到别的平台检索。因为和漫秀的合同关系,淘宝直播的账号也不能作为我们短视频内容的辅助渠道播出,为避嫌考虑,此账号肯定不会再使用。

  之后的数日,我们的微信都收到很多粉丝发来的感言,我好几次看得几近落泪。做自己,做一个好人,做一个真实的人,真的没错,粉丝会成倍回报我们。我选两个给你们共享一下这份爱。

  我知道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里,快手不在很多人的频道里,很多人的快手号也只是发一些库存视频。这两个平台的差异,想必很多人都明白,但我还是要说一说千万重视快手。我用一个月把我们家快手从0做到20万粉丝,你如果还毫无建树,那你千万要听一听我的建议。

  首先我的论断是,做内容创业,抖音平台不见得需要你这个小喽啰,但你绝对需要快手。

  在这里我再说一个前提,做视频不要去揣测算法,要从观众出发,想想观众要看什么,观众需要什么的内容,以这个前提不断调整,并展现自己所有的真诚,才能沉淀有价值的粉丝,建立有价值的内容壁垒。

  假如我们的一个视频火了,我也不会去揣测这条为什么火,我的立足点是要让何小姐这个形象更饱满。我甚至在很多期刻意要求何小姐不要化妆,甚至不要洗脸,用最丑面展示,视频也不许加任何美颜,只有绝对真实,才能筛选出真正需要内容服务的人。单这一点,大部分人做不到。

  为什么我们年少时候喜欢的歌手,到现在听都还很有感觉?那是因为我们初高中时间多,经常反复听一张完整的精品专辑,这张专辑上的很多歌不见得很好听,但是是歌手本人建立完整人设的强大佐证,只有一两首主打歌的歌手,没有内容厚度,是无法穿越时光又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,很容易在现实中沦为跑堂小丑。现在的歌手为什么无法深入人心,就是因为个人形象的不完整。张信哲、王菲、梁静茹、谢霆锋、周杰伦、周传雄、蔡依林都是唱片工业的巅峰之作。

  抖音更倾向于通过强大的内容算法,算出一个人生活中最有趣的那些时刻,这就造成了很多人的视频,流量有很大的出入,有的很爆,有的没人看。这种不稳定,很难真正商业化,直播推荐的随机,造成了直播无法根据粉丝属性定制内容,所以抖音的直播很弱。偶尔被算法眷顾的素人,因为没有面对镜头的经验,越发显现出抖音这方面的短板。所以假如要做电商,我倾向于把抖音做辅助渠道。而没有把直播纳入内容规划范畴的,也不能称之为内容创业。

  关于快手和抖音的差别,只要多玩两个软件,自然能得出结论。我就说一点,快手的关注栏有非常友好的展示,关注的博主在直播的,会得到很大很友好的展示,所以不管是粉丝粘度还是直播人气都非常好。外界把这种产品思维叫做“克制”,快手的这种克制,造就的算法上的不干涉,让很多乡村博主有了公平的展示和超充足的成长时间,快手上百万粉丝的主播,基本都是两三年前就坚持发内容。这种日积月累的生活打磨和观众自发追捧的内容驯化,共同完成了主播这个“作品”。但抖音刚好是快手的另一个极端,关注栏形同虚设,你根本找不到关注的某一个没记住名字的主播。你上滑下滑的内容,并不会因为你关注了,就一定会出现,抖音掌控了平台的所有流量,而且它好像并不想给你这个素人。

  抖音的关注栏,更像是你排队进饭馆吃饭,门口的聋子保安负责分配座位,而你还是个哑巴,只能听保安的;快手的关注栏,像是在快手这个商业街拥有自己的店,随着你粉丝的变多,你从街尾摆摊的慢慢变成了喜茶挨边,优衣库隔壁,而且你的店搞活动时候,商场还给你打横幅吆喝。

  纯抖音创业都会死得很惨。我有一天把我玩抖音以来点赞的视频,一个个点进主页看看博主如今现状,百分之80都不干了,剩下的都被招安,发些游戏广告APP广告,成为了“我不知道我的广告费哪一半浪费了”中可能被浪费的那一部分。有趣的是,我见过抖音上最赚钱的博主,是通过教别人怎么做抖音赚钱的。搞流量恰烂钱对有内容信仰的人来说,是一种侮辱。

  还记得年初时候抖音的烤虾事件吗:一个在抖音发广告的二类电商,在抖音发视频盗用的内容,竟然是用的快手上一个大妈的视频。为什么?个中逻辑自己想。

  这个时代,很庆幸有抖音和快手,让我们每一个素人都有了通过内容挣脱现实束缚的可能,让我们任何人都有了和世界沟通的可能。而我们每一个小老百姓小白领身上的善,美,信仰,都可能成为我们毕生的财富。

  加油站内不能接打电线年开始实施的有关加油站作业的安全规范,明确了加油站内严禁使用手机。

  “还好当年把构件都找回来了。”望着正在修复的廷坪龙津桥,闽侯县博物馆负责人周丕铧感慨万分。2016年,受台风袭击,山洪冲毁了县内5座古廊桥。为找回散落的廊桥构件,闽侯人沿着河、绕着溪,步行找寻了几天几夜,终于将大部分主要构件找回。

  在短视频平台上,音乐作品普遍会选取最高潮的部分上传,时间在10秒至1分钟之间。音乐直播入口的推出与运营,则创造了可以完整演唱一首歌的新场景。